走进办公室,陈禹看到了瑟瑟发抖的楚雄信。

  后者脸被磨破,鲜血淋漓,看着很凄惨。

  “楚家的五爷,失礼了!”陈禹笑笑,拉过凳子坐到楚雄信面前。

  楚雄信带着畏惧,说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我没得罪过你,为什么对付我?”

  “你是没得罪过我!”陈禹淡淡道:“但是,黑鹰会欠我十二亿,他们当掉裤子也只能凑够七亿。所以,我只能找黑鹰会的靠山,也就是五爷你来要了!”

  楚雄信目瞪口呆,好半晌都反应不过来。

  他仗着楚家在江南省的遮天之势,干过的脏事不少,也因此得罪过不知多少人。

  但以为这次是仇人的报复,谁知道居然是这么一回事?

  他看向一众黑鹰会模样凄惨的帮众,就算心里害怕,也是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麻痹的黑鹰会,老子干你们祖宗!”

  不少黑鹰会的高层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。

  现在,不只是黑鹰会倒霉,这位一向高高在上,把黑鹰会当夜壶来用的豪门世家子弟也跟着倒霉,让他们多少找到了一些心理平衡。

  骂过之后,楚雄信小心翼翼朝陈禹说道:“这位小兄弟,你搞错了,我不是黑鹰会的靠山啊,我和他们没有关系,你不要被他们蒙蔽了!”

  陈禹笑笑,朝进来的罗鹰示意一下。

  罗鹰点一下头,吩咐几声。

  两个黑鹰会的精英上前按住楚雄信,一阵猛殴。

  “麻痹的没关系,会里每个月一千多万都喂了狗?”

  “就算喂狗也得叫唤几声,姓楚的你居然说和我们毫无关系?”

  几个气愤的黑鹰会精英一边殴着楚雄信,一边破口大骂。

  楚雄信发出惨叫,连忙哀求道:“别打,别打!”

  陈禹却暂时没有让他们住手的意思。

  楚雄信和黑鹰会狼狈为奸,都是一路货色,他们之间狗咬狗,陈禹当然不会有什么内疚感。

  在一顿狂殴持续了一分多钟之后,陈禹才示意住手。

  办公室最里头,看着这一幕的胖子和苏伊都惊呆了。

  这可是楚家的人啊……就算是胖子,也知道楚家在江南一省的能量有多大,有多恐怖!

  惹的敌人越来越强了,陈禹真能解决吗?

  楚雄信鼻青脸肿,牙都被打落几颗,眼泪和鼻涕混在一起,凄惨无比,哀求道:“放过我吧,我没有钱,五个亿杀了我也拿不出!”

  “楚家拿得出来就行,打电话回去吧!”陈禹给自己倒了杯茶,悠悠说道。

  楚雄信闻言反倒呆了呆,不可思议地说道:“打……打电话回去?你……你竟然要敲诈楚家?”

  陈禹道:“五爷说话这么难听?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怎么能叫敲诈?”

  谁欠你的钱了,这还不叫敲诈?楚雄信心里在破口大骂,但他肿起的眼睛滴溜溜转动几下,漏风的门牙含糊着说道:“好,我打电话,打给我二哥!”

  打电话回去,固然丢脸,但也是搬救兵啊!

  所以,楚雄信当然配合,且决定直接将电话打给掌管楚家所有产业的楚家二爷楚雄义。

  电话很快打通,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应该是秘书,以一种冰冷的语气问楚雄信有什么事。

  楚雄信立刻哀哭求救,说了被绑以及被敲诈五个亿的事情。

  然而那秘书却显然不信,听完之后说了一句会回电话,就挂了电话。

  可见这位楚家的五爷在楚家并没有什么地位,连个秘书都能给他脸色看。

  陈禹看着因挂断电话而一脸紧张的楚雄信,陈禹笑了笑,说道:“五分钟,五爷,五分钟后没电话来,这五个亿可以不要,但我向来不许别人欠我的,死人除外……”

  楚雄信身躯一颤,连忙又打过去。

  但这一次电话没能打通,他怕那边电话打过来又占线,老实地等起来。

  只不过,他不免脸色苍白。

  罗鹰也是忐忑不已……以楚家的势力,不可能一被勒索就给钱的,必然会报复。

  如果陈禹撑不住报复,那一切都完了,不仅是陈禹,黑鹰会也得完蛋。

  在楚家面前,黑鹰会根本就是蝼蚁,外界传言楚家是黑鹰会的靠山,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,黑鹰会只是通过楚雄信而混上一层楚家的背景而已。

  说白了,其实是借着楚家的势,这一点势还是楚家看在楚雄信的面子上,睁只眼闭只眼容忍着而已,否则早把黑鹰会给灭了。

  而迫于陈禹的威胁,罗鹰不得不把楚雄信引过来之后,已经是没有退路可言!

  如果陈禹撑得住,黑鹰会也许还有一线生机,如果撑不住,那就是死定了。

  这时,楚雄信的电话终于响起。

  楚雄信手忙脚乱地接通电话。

  那边响起一道带着深沉威严的呵斥声:“楚雄信,你又搞什么鬼?”

  “二哥,我被人绑架了,要五个亿……”楚雄信哭诉道。

  楚雄义冷冷道:“那最好没有了,你叫他们撕票吧!”

  说完,楚雄义挂了电话。

  楚雄信身躯一颤,一脸苦涩。

  他没想到他在家族里的名声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他紧张不安地朝陈禹看来。

  “发视频过去!”陈禹面无表情说道。

  楚雄信如蒙大赦,连忙用手里的高科技手机发送视频请求过去。

  这一次,视频倒是很快接通。

  手机里出现一个模样和楚雄信有三分相似的男子的形象。

  容貌有近似之处,但是那气势威严却一个天一个在地!

  仔细看时,只见楚雄义年过六旬,却体格魁梧,一双眸子深邃而睿智,面容不怒而威,眼角带着一种煞气,令人不由自主地望而生畏!

  “二哥,救我!”楚雄信哀求。

  “老五,别玩这一套了,给黑鹰会一千个胆子,也不敢把你怎么样!”面带怒色的楚雄信冷冷斥道:“楚家的名声都快被你败光,你也不知道消停点?”

  楚雄信有些欲哭无泪。

  陈禹随手从一个黑鹰会帮众手里拿过一把砍刀,走过去,一刀劈落。

  一条断臂带着血滚落在地。

  整个办公室内一片寂然,而后,楚雄信转头看向自己右臂,看着断臂处喷涌的血,面容呆了呆,发出凄厉惨叫,滚向地面。

  他的手机也落在地上,但视频没有中断。

  “老五,老五!”视频那一边的楚雄义看到这一幕,猛然站起,发出怒吼:“谁,是谁敢动我楚家的人?”

  “是我!”陈禹捡起手机,淡淡说道:“楚先生,令弟欠我五个亿,他没钱还,所以,只能出此下策!”

  “你是谁?”楚雄义咆哮着,说道:“你敢伤害楚家的嫡系子弟,楚家不会放过你!”

  同样的话,在楚雄义数出来,其威慑力远飞楚雄信可比,令任何人都不可忽视。

  “我叫陈禹!”不过,陈禹神色平静,说道:“令弟有每月拿走黑鹰会的孝敬,那么自然有承担黑鹰会欠账的义务,希望楚先生在两小时内准备好五个亿送过来,否则楚家将没有五爷这个人!”

  那边的楚雄义听到陈禹自报姓名之后,忽然想到什么,瞳孔一缩,沉默一下,忽然冷静下来,语气冰冷地说道:“先替老五止血,你等着!”

  说罢,楚雄义中断了视频。

  

章节目录

透视龙魂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世代杀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世代杀猪并收藏透视龙魂在都市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