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道恐怖的刀气,瓦解了何群在内的每一个人的意志!

  “陈……陈先生!”何群失魂落魄。

  陈禹心情有些复杂。

  这样像杀鸡一样杀人,他多少有些不适。

  他现在可以做到凶狠冷漠,但一口气杀这么多人,他也是心有不安。

  不安当然不是怕什么麻烦,而是这种杀戮,让他有种自己不再是人类的感觉!

  那一道刀气的威力,也是超出了他的预计!

  在战栗与恐惧中,何群茫然失措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“走吧!”陈禹轻叹一声,有些萧索地挥手。

  何群身躯一震,却没有什么欣喜,也没有立刻就转身就走。

  还是何群身边那个男子拉着何群后退,说道:“多谢……多谢留情!”

  这个男子的身体内,陈禹看到有真气的存在,不过他懒得在意就是了。

  何群的其他属下茫然后退,一边后退却又一遍频频回头。

  他们大多数人都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!

  那一道刀气,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,一刀斩杀那么多同伴兄弟的景象,让他们整个人被恐惧攫住,甚至都忘记了去悲哀与庆幸!

  陈禹有点落寞地看着何群等人离开,思绪有点混乱。

  他知道这种刀气的手段施展出来,威力会很强,但没想到强到这个地步。

  这是真正的杀人如割草!

  这么强大的力量,远远凌家在世俗之上,高高在上。

  有这样的能力,想要做什么做不到?

  在现代都市里,几乎可以横行无忌,为所欲为了!

  金钱,美女,均是唾手可得!

  “陈……陈先生!”这时,战战兢兢的声音传来。

  陈禹回头,罗鹰和苏伊他们钻出来,看着满地的尸体与鲜血,都是脸色发白。

  尤其是苏伊,看了一眼之后,忽然发出呕声,跑到一边吐了。

  包括罗鹰在内的几个黑鹰会高层,都脸色苍白到极点。

  “找人收拾一下,然后散了吧!”陈禹扫了一眼满地的残肢与碎肉,却觉得无感,他随口说道。

  “好……好的!”罗鹰身躯颤一下,想要开口问,却又不敢,只能转身朝里头走去。

  陈禹摇头,又转身看着昏暗的地下停车场,思绪重新归于混乱。

  却在这时,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视线中,不疾不徐地朝这边而来。

  陈禹并没有在意,直到那影子越来越近,一种奇异感在陈禹心里泛起。

  陈禹注意力回归,只见来的是一个身着灰色练功服的老者,中等身形,额角带着皱纹,显得很苍老。

 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精神矍铄的老人,但陈禹却隐隐觉得这老者极其不凡。

  注意力下意识集中在左眼看去。

  没有看到真气网,只看到一团金色的氤氲气团聚集在老者的丹田处。

  那金色的气团色泽浓郁,在陈禹的左眼里极其醒目,如同一个金色的球,居然让陈禹看不出深浅……在陈禹看来,那一团金色的气团就仿佛不单纯是位于老者的身体内,而像是存在着某种重叠的空间之中一样。

  这种景象在陈禹获得左眼的能力以来,是第一次出现。

  陈禹被这一幕吸引了注意力,回忆思索着,才然明白这是老者已然将丹田的神藏功效开辟出来了!

  丹田,又名气海,实际上是一处穴位。

  真气归于丹田,可在丹田中存贮,在使用时调动激发,便可获得强大的力量。

  然则,丹田作为一处穴位,表面其实就只有这么大,所能储存的真气应该是极有限的。

  用现代科学理论来看,这根本就不符合科学的道理!

  但实际上,修仙者兼修神魂与肉身,肉身被视为神藏,有着无尽的潜力,可以变得无比地强大。

  这老者丹田呈现出这种景象,正是丹田神藏之用被开辟的表现。

  从这种角度来看,老者已是不再是单纯的武者,算是踏入了修行之门,肉身已被修炼到了极端强悍的程度。

  和他一比,裴傲来和樊麾都差得远。

  在陈禹思索间,老者已来到近前,他的目光落在陈禹身上,不住打量着,有一些惊疑。

  “风观前辈?”因老者的靠近,陈禹隐隐感到一丝压迫,他缓缓开口。

  老者眼里闪过一道如电的精光,整个人似忽然拔高,身上腾起一股强大的气势,十分慑人。

  在这一瞬间,陈禹左眼看到老者身体内的气血流动速度加快,一种深沉的力量在他精瘦,甚至称得上有些枯槁的身体中复苏。

  “你就是陈禹?”老者开口,说道。

  陈禹点头。

  “地上这些人,都是你杀的?”风观眼里精光越发慑人,整个人带来的压迫力越发强大。

  “是的!”陈禹说道。

  风观倒没有责备陈禹滥杀无辜的意思,而是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刀意未散,小小年纪,能练到这种地步,世所罕见,算是奇才。可惜了……”

  “可惜什么?”陈禹说道。

  “可惜要夭折!”风观语气沧桑,说道:“楚家求我走这一遭,你还有什么想要告别的人的话,快点打电话告别吧!”

  陈禹闻言忽然笑了,说道:“要告别的人很多,但是风前辈还不至于要我和他们告别!”

  “你很自负!”风观颔首道:“孙染折在你手里一点也不冤。既然如此,我送你上路吧!”

  “等一等!”陈禹忽而说道。

  “怎么?”风观倒也没急着出手,八字眉一挑,说道,“想说软话?没有用!”

  陈禹看了一眼远处,在那昏暗的角落里,楚阳去而复返,站在那里,神色期待。

  “我想问一个问题!”陈禹说道:“你离武道宗师,差距有多大?”

  风观闻言一皱眉,但眉头又舒展开,说道:“你想用这样拙劣的言语动我道心?”

  “风前辈误会了!”陈禹说道:“我只是好奇!”

  “不必好奇!”风观斜跨一步,说道:“出手吧!”

  陈禹的左眼里,清楚地看到风观丹田里的金色真气散开,霎时间像是河水涌入干枯的河床,遍布全身。

  金色的真气网遍布风观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达到每一处细微之地。

  这真气网带着神妙的意味,不是樊麾裴傲来之辈可以相比。

  完全是在两种层次上。

  如果说樊麾的真气网大概达到了身体大部分区域的话,风观的真气网是达到了身体任何一处,包括身体的皮膜之下!

  看着区别不是很大,但实际上一个在天一个在地。

  

章节目录

透视龙魂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世代杀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世代杀猪并收藏透视龙魂在都市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