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时代,是龙魂记忆缺失的部分,也是龙魂的本体,陨落的时代。

  所以,陈禹才一时间如此激动!

  要知道,似上古神龙这样的存在,历经万古,已非传说中的仙佛之流可比,等闲不可能陨落,但它依旧身殒了……

  这里边,或许牵涉到惊天之秘。

  紫阳真人摇头,道:“宗门前辈没有记载,那个时代,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!”

  陈禹一阵失望,但一转念知道这才算是正常。

  武当六百年,看似历史不短,但在历史长河中,也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。

  “昆仑墟如何去,武当也不知?”陈禹转而问道。

  紫阳真人摇头。

  “有个名字叫钟岳的修士,和药王谷有巨大的关联,不知真人可否听闻过?”陈禹略作沉吟,又问道。

  “钟岳?”紫阳真人摇头,“没听说过这个名字,药王谷的丹药倒是不同凡响,此人和药王谷有什么关系……“

  话到一半,他又忽然一惊,问道:“难道,陈先生以为此人来自昆仑墟?”

  陈禹也只是一个猜测,说道:“我觉得不是没有这种可能!”

  当下,他将在司徒沧溟那里听到的关于钟岳的事说了一遍。

  “如此说来,倒不无这种可能!”紫阳真人沉吟道:“只是,历代武当先辈留下的手札中,均未见过有昆仑中人在世间行走的记载。况且,当世未必没有隐而不显的隐世传承存在,就好比陈先生你这样的?”

  陈禹点头,这种可能性也确实是存在的。

  毕竟,天下之大,奇人异士不知凡几,有隐世的宗派或者高人存在也不足为奇。

  陈禹也没有亲自见过那钟岳,无从做出具体的判断。

  略作沉默,陈禹又问起关于昆仑墟的种种。

  奈何紫阳真人也是一无所知,他只是从武当先辈留下的手札中知道有昆仑墟的存在,便是这昆仑墟是否只是传说,也不如何确定。

  他之所以提起昆仑墟,只是怀疑陈禹可能来自那里,做一个求证而已……因为陈禹崛起的速度太快,所修炼的神通以及传承又玄妙不可测,超出了紫阳真人的认知,才有此怀疑。

  毫无疑问,他对那昆仑墟也是极好奇,心有向往之,才有此一问。

  现在这个时代,灵气稀薄,修真变得越来越难,哪怕是武当这样的宗门,也是在走下坡路,先天期的修士越来越少,算是走上了穷途。

  而这,无疑是末法时代的悲哀。

  如果能寻到那传说中的昆仑墟,对武当来说当然是好事。

  “陈先生既非来自昆仑墟,敢问陈先生师承来历?”紫阳真人问道。

  陈禹笑笑,摇头道:“我确有师承,但说了你不会明白!”

  紫阳真人微微皱眉,说道:“陈先生不说,又怎知贫道不会明白?”

  显然,紫阳真人很执着于这一点。

  他很想知道,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,教出了陈禹这样的弟子。

  陈禹固然只是炼气圆满的修为,但今日击败巨木真人,硬扛星阳真人而不落下风,甚至连武当镇山的真武大阵都被其一举破去,委实过于妖孽。

  紫阳真人对陈禹的敌意本就算不上多么深重,现在更是绝了教训陈禹,彰显武当实力与气度的心思!

  因为,他拿捏不准陈禹到底还藏有什么样的匪夷所思的神通手段。

  如果不管不顾要压服陈禹……对武当来说,未免得不偿失。所以他也就改变态度,干脆顺势将陈禹视为上宾。

  陈禹失笑,关于龙魂传承,他当然不会说出来,他笑道:“我的师承不可言与他人知晓,不过,我既和武当有些渊源。倒不妨和真人探讨一番真正的修行之道,嗯,当然不是刚才在真武大殿之中那般纠缠于道心的正魔之别!”

  说着,他笑着继续道:“道本无形,太原示朴,上清下浊,含而为一。太极既分,混沌初判而为天地,天地之内,东西南北而列五方……”

  陈禹声音很平淡,紫阳真人闻言却先是愕然,而后神色变得悚然,惊呼道:“这……这是?”

  陈禹看一眼紫阳真人,笑问道:“这经文如何?”

  “大道真言!”紫阳真人默然了一下,起身朝陈禹躬身拱手,才说道:“愿闻其详!”

  陈禹也没有藏着掖着,继续说道:“阳生之时,而五气朝于中元。阴生之时,而五液就于下无。使阳中之阳,阴中之阳,阴阳中之阳以朝上元……”

  这是道家的理论法门,蕴含着修行大道之理,虽不是具体修炼的功法,但也非同小可,等闲不得听闻。

  似这样的道家理论典籍,武当自是不缺,但陈禹所诵这个,却是来自龙魂记忆中的修真大派,不是现在传世的这些,早已失传!

  听着陈禹叙述远古经文,紫阳真人不由得有些入神,好半晌长吐一口气,问道:“妙真至理,不外如是。然则,何以心神返天宫?”

  陈禹笑笑,这些问题,于融合了龙魂记忆的他而言,自是轻而易举,他于是开口回答。

  回答之后,紫阳真人又生出新的问题,于是再次开口询问。

  陈禹回答如流!

  紫阳真人露出深思之色,而后再提出新的疑问。

  陈禹继续回答。

  一对一答间,紫阳真人露出叹息之色。

  相似的典籍,武当也是有的,但却远没有这么精深,直指修行大道本源。

  对答间,紫阳真人几乎忘记了时间,直到陈禹忽而起身道:“时间不早了,紫阳真人,告辞!”

  紫阳真人猛然惊觉,看一眼外边天色,却是已至黄昏。

  他愣了一下,才拱手说道:“陈先生见识高妙,所论之道实为大道纶音,贫道沉迷其中,失礼了。今日,贫道方知世上有陈先生这般绝艳人物,受教了!”

  “不过,时间既是不早,不妨今晚在武当歇息,容我武当设宴致歉,一尽地主之谊,希冀晚上可再听大道之音!”

  陈禹笑笑,“歇一晚无妨,但要再说法论道,却仅限子时之前!”

  紫阳真人闻言大喜,忽长揖及地,道:“自今往后,陈先生就是我武当的上宾,武当绝不敢怠慢。自武当道字辈弟子起,皆得称陈先生为师叔!”

  这样说来,何道林岂不是要恭敬对自己行礼,魏师行那一辈更是要叫自己师祖?

  陈禹笑笑,道:“也好,就当结一个善缘好了!”

  他不介意说留下一些典籍经文在武当,除了结一个善缘之外,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。

  

章节目录

透视龙魂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世代杀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世代杀猪并收藏透视龙魂在都市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