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器飞出,透着一种雄浑苍茫的气息,表面上一道道符文流转,有灵光交织成符文铺陈开来,正正迎着那轰落的雷霆。

  雷霆茫茫,将那法器吞没,但那法器依旧悬空,符文也依旧流转,竟是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,反而透着一种镇压以及封锁的神意,像是要定这片空间中陈禹二人带来的灵气的波动。

  雷光闪动几下后,无法将那法器似镇岳钟一样击落,反而开始消散。

  仔细看去,那件法器,分明是一枚墨玉印玺,气息深沉磅礴,并未被陈禹完全催动,只是堪堪发挥出不足十一的威能而已!

  但就是这不足十一的威能,也挡住了玉阳君的雷法。

  这件法器,正是陈禹击杀黑巫教的教主隗嚣之后所得。

  相比血族的圣器而言,这件法器要精妙许多,在宝器中也能达到中阶的程度。而且,这件法器是土系的,却并非是像镇岳钟一样只用来防御,它有着封印镇锁之能,威力强绝,用来应付雷法正好合适!

  所以,它挡住玉阳君的雷霆并不多么费力。

  玉阳君瞳孔一缩,脸色阴沉而难看。

  他也没想到陈禹身上会带着不止一件宝器,身家这么丰厚……要知道,就算他在清源宗身份地位非同寻常,也没有陈禹这么富有啊。

  陈禹再跨步而前,面容淡漠,要直接杀过去。

  玉阳君有点不信邪,法印变化,太乙真雷又起,一口气连续轰出了三道。

  但墨玉印玺灵光浮动,带着镇压与封锁之意,将三道雷霆全都挡住了!

  “该死!”玉阳君暗骂一声,伸手在百宝囊中一抓,手中多了一个木盒。

  木盒古朴,看起来已存在了漫长的年头。

  面对着逼近的陈禹,玉阳君没有半分迟疑,抓着木盒一抖,木盒开启,七点寒芒骤现,猛然张开悬于面前。

  赫然是七枚造型奇异的乌黑铁钉,每一枚铁钉都有三指粗细,上边流转着凶异的符文,七枚悬浮的铁钉彼此呼应,透着一种凶残邪异的意味。

  “陈禹,能将我逼到不得不动用这一套七星葬魂钉,你足可自傲了!”玉阳君开口,语气森然说道:“我确实低估了你,但是你若以为能够绝地翻盘,那你很快会知道你错得有多么离谱!”

  话音一落,玉阳君双掌往陈禹用力一推。

  乌黑的葬魂钉化作乌光,朝陈禹飞去,破空时的一瞬,发出刺耳的,令人感到烦闷作呕的恐怖尖啸。

  这一套葬魂钉速度快到了极致。

  陈禹面容冷漠,眉头却也不由得一蹙,在这七星葬魂钉的速度下,也来不及催动别的法器,抓着血色屠刀一刀横挡,身上的肌肉绷紧,一身劲力完全发挥。

  叮叮叮……一连串的撞击中,伴随着点点火光,陈禹握刀的手巨震。

  丝丝凶狠难缠的煞气,竟沿着刀锋蔓延而至,使陈禹的手掌感到麻痹。

  与此同时,他身后的建木虚影猛然摇动生长。

  但即便他的刀法很强,因七星葬魂钉的速度实在太快,他这一刀还是只挡住了其中的五枚葬魂钉,剩下两枚穿过血色的刀势射来。

  建木的枝桠婆娑摇动,拦向两枚葬魂钉,却无法拦住,被葬魂钉穿透进来。

  借着建木虚影的阻挡,陈禹身躯猛然收缩成一团,像是纸片人一样侧身往前横移,两枚葬魂钉擦身而过。

  擦身而过的一瞬,陈禹只觉自己的神魂都在摇动,泛出一种锐利的撕裂感。

  刺耳的尖啸声更是让他气血翻腾!

  “不过是徒劳而已!”张开双臂的玉阳君冷哼一声,被弹飞以及飞掠而过的葬魂钉旋转飞起,远远绕着陈禹飞舞一圈,又要刺落,钉入陈禹的身躯。

  这一套法器可谓极端强横,其攻击力在陈禹见过的法器中,屈指可数,或许只有那神之左手能稳胜一筹!

  而在稍远处,陈禹的剑灵和玉阳君的飞剑还在纠缠,由于陈禹的剑灵随心而动,不必费力操控,已是占据上风。

  冷漠的双眼微微一眯,陈禹忽而丢了手中的血色屠刀,似对那七星葬魂钉视而不见。

  “放弃反抗了吗?”玉阳君冷笑,露出得意,法力倾泻,七星葬魂钉排列组合着,自陈禹的头顶如暴雨般贯穿而下。

  “给我破!”陈禹舍了刀,双膝微屈,身形微蹲之后弹起,左手瞬息间捏印,右手则一拳轰击头顶虚空。

  建木树影疯狂暴涨,枝桠蔓叶忽而全都粉碎,化作纯粹的木系灵气随陈禹这一拳朝虚空中卷去。

  印法瞬息结成,瞬息间,陈禹化身为远古神龙,要横击虚空,逆战天地!

  龙战于野,其血玄黄,战龙印。

  印法一成,这一拳轰出,昂的一声浩大龙吟声在陈禹身体内响起,睥睨当世,镇压万古,拳似龙爪,可擒万千生灵!

  战龙九式,龙探爪!

  树影摇动,却噗噗被七星葬魂钉穿透,凶残的力量穿入建木虚影,使得建木虚影都被穿出一个个孔洞。

  玉阳君能够感受到陈禹拳法的强大,但他面上依旧不屑,冷冷说道:“法器尚且挡不住,你的拳头又能挡住不成?我要用你的脑袋来祭奠门下弟子的在天之灵!”

  蓬蓬蓬,但下一个瞬间,随着陈禹拳力的爆发,那点点乌芒蓦地凝滞几分时,玉阳君神色大震,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  山岭下,因为角度的原因,并不能看得很清楚山岭上的情形。

  沈铭崇来回踱步,神色焦躁不安到极点。

  玉阳君和陈禹的气势威压太强大了,他们根本无法近身去查看结果,能做的只是等待,但这种等待实在太过煎熬,使他惶惶不可终日。

  “林少!”沈铭崇忍不住说道:“怎么办?玉阳前辈到底能不能杀了陈禹?我们就这样干等着吗?”

  遥望着山上,林庭宇站在地上,两边肩膀一高一矮,并不平衡。他被废掉的膝盖虽然治好了,但是无法做到恢复如初。

  即便如此,这也是很惊人的一个消息,沈铭崇也不知道林庭宇是什么时候能够站起来的,但在现在这个场合,他也无暇理会去询问这个。

  “玉阳君能不能杀了姓陈的我不知道!”林庭宇遥望着山上,两道气息无比恐怖,远远看着都让他觉得心悸,难以压抑住心头本能地恐惧。

  太强了,这些都是非人的存在,有着在世俗界横行无忌,随心所欲而不受惩罚的力量!

  如果,自己能有这样的力量该多好?

  心头升起浓烈的嫉妒,阴沉着脸的林庭宇忽从身后摸出了一件东西,对着半空一按,眼里浮现一丝狰狞,心道:“既然不知道,那就简单点好了!”

  “滴!”随着一声短促的蜂鸣声,林庭宇手中的信号器闪了一下红灯。

  “这是?”沈铭崇有点意外,朝林庭宇问道。

  就在一边的凌云子等人也被吸引了注意力,朝林庭宇手中之物看来。

  

章节目录

透视龙魂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世代杀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世代杀猪并收藏透视龙魂在都市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