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的练气期的西玄派弟子,也想上前围攻陈禹,却被一些比较机灵的人喝止了。

  陈禹展现出的实力,已不是普通弟子所能接近,一旦接近,非死即伤。

  赤峰和赤荣连忙拉着那仍在昏迷的同伴躲远一点,两人此刻都是有欲哭无泪之感。

  转眼间,陈禹已被连着青宏道人在内的,一共五个先天境修士包围。

  一个先天道人一剑横空,朝陈禹斩来。

  又有一个先天期的道人结成法印,灵气化蛇,朝陈禹缠缚而去。

  还有一个女道人,迅速施法,符文闪动流转,火灵气化作一头奇兽,朝陈禹咆哮冲去。

  陈禹却是压根站着没动,青色灵气绕着身周流转护体,神色平淡。

  莫说他现在已是金丹期,便不是金丹期,区区五个先天前中期的修士围攻,也威胁不到他。

  这西玄派,和五行宗压根无法相比,包括青宏道人在内的每一个先天修士,和宁九京南宫菡之辈,根本无法相比。

  如果是单独对决,他们中任何人都接不下宁九京的一记神通!

  不仅是境界上的差距,在精气神三者的任何一方面,都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……五行宗在昆仑墟被称为上宗,并非无由。

  剑光斩落,陈禹蓦的一个弹指,灵气汇聚,正中剑光的薄弱处,剑光便告破碎,烟消云散。

  然后陈禹一个跨步,缠住它双足的灵气长蛇被被崩碎。

  木系灵气滚滚,陈禹一掌朝扑来的火兽一按,火兽哀鸣着,忽然化作一道火焰倒卷,将一个扑来的道人吞没。

  那道人是先天前期,眉发瞬间焦枯,发出一声惨哼后退。

  陈禹左手挥出一拳,剑气崩碎,青宏道人手中的灵剑几乎脱手飞出。

  而陈禹的拳头上,连印子都没有留下一个。

  有一道剑光斩来,陈禹身躯如同游鱼般一闪,避过剑光撞上去。

  蓬,持剑的先天道人口喷鲜血,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,被撞得飞出了十几米,摔在地上。

  陈禹再抬手,手似穿空的飞龙,印在另一个道人身上,那道人也吐血横飞了出去。

  须臾间,西玄派的五大神境存在,已是溃不成军。

  青宏道人神色骇然欲死!

  至于那些普通的西玄派弟子,则一个个瞪大眼,震骇到了极致。

  这个年轻人,到底是什么来历啊,怎么可能强到如此地步?

  “住手!”却在这时,一道厉喝声响起。

  伴随着的,是一道磅礴的气势威压,笼罩着整个西玄派,带来巨大的压力。

  陈禹恍若未闻,一掌凌空,掌劲轰在那个先天境的女道人身上,那女道人勉强抵挡住,踉跄后退,面色变得潮红。

  青宏道人连忙后退,拉开距离。

  陈禹这才转头看去,来的是一个四十许年纪,面如冠玉,颔下留着长须,气度儒雅非凡的男子。

  金丹期!

  威压覆盖而来时,陈禹已是确定了来人的修为境界,此刻注意力稍稍集中在左眼看去,只见此人的丹田之中,一枚珍珠粒大小的金丹浮沉不定,但并不如何圆润完满。

  仅仅是金丹前期而已!

  男子身后,还簇拥着一个年轻道人以及一个六旬老者。实力比青宏道人他们要胜出一筹,是先天后期的层次!

  “道友何必咄咄逼人?”儒雅中年男子皱着眉,说道:“即便西玄派有所得罪之处,又何至于此?”

  “我若不如此!”陈禹笑眯眯道:“贵派只怕不会好好说话,嗯,这年头要债,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!”

  “要债?”儒雅男子偏头看向青宏道人。

  青宏道人简单分说了一下,他也不清楚情况,但猜得出是赤峰等人得罪了陈禹。

  “我是西玄派掌门紫光道人!”中年儒雅男子目光闪动着,沉吟了有十几秒钟,才说道:“道友姓陈讳鼎龙么?却不知是来自四大上宗中的哪一宗?”

  “紫光掌门何须问得这么清楚?”陈禹笑道:“我来要债,你就说你肯不肯给吧!”

  “放肆!”紫光道人身边那六旬老者说道:“道友真以为我西玄派好欺不成?便是我派弟子对阁下有不敬,有所得罪。也该分说一二,阁下未免太过蛮横不讲理!”

  “蛮横?”陈禹点头,蓦地身躯微晃,气势直冲云霄,并不逊色于紫光道人多少。

  且一株巨木蓦地出现在陈禹头顶,枝桠摇动,要通天贯地!

  陈禹神念直接外放,屈指一弹。

  神念化作一道锋芒,直击那老者。

  紫光道人神色倏变,抬手去拦,陈禹的神念所化锋芒却太快,动念即发,擦着他法力涌动的手掌正中老者。

  老者闷哼一声,脑袋像是被撕裂一样,踉跄后退,神色骇异。

  “说的不错,我就是蛮横!”陈禹淡淡道:“你们西玄派弟子在世俗之中,也是蛮横无比。所以,我的蛮横又有什么问题?”

  紫光道人脸色有点难看,数次变幻之后,脸上换上和煦笑容,说道:“陈道友何必如此?远来是客,陈道友既是上宗弟子,咱们有所不快,好生言语化解也就是了。何必一定要斗个两败俱伤?这样,陈道友请入我西玄派的宾客居说话,如何?”

  陈禹闻言一笑,说道:“如果西玄派的弟子都像是紫光掌门这么好说话,又何必闹出这么多不愉快?紫光道长,请!”

  和西玄派之间,陈禹自是谈不上有什么仇恨,既然紫光道人换上一副好态度,不管是虚情还是假意,陈禹当然也就坡下驴。

  他并不是真的有意要屠了西玄派,只要西玄派肯低头,然后送上好处,他当然无意杀人。

  简单来说,他就是来敲一笔,西玄派肯配合那就再好不过。

  “请!”紫光道人热络地做了个请的手势,然后又吩咐青宏道人:“查清楚是怎么一回事,看时谁不开眼得罪了陈道友,给我严惩!”

  “谨遵掌门令旨!”青宏道人恭声回答。

  而远处的赤峰赤荣听到这话,神色如土,真是无语问苍天了!

  紫光道人亲自在前头引路,说道:“陈道友可是先天巅峰之境?像道友如此年轻,却有着如此实力。便是在贵宗门之中,也当属凤毛麟角吧?”

  陈禹一哂,紫光道人这还是在试探着自己的来历。

  

章节目录

透视龙魂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世代杀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世代杀猪并收藏透视龙魂在都市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