声音,正是来自那玉池之中的黑烟,黑烟凝聚而成的是一张人类的脸,但脸庞扭曲变化,不断变幻着面容,显得极是邪异。

  灵光来自于池子边缘以及周围的岩壁上,就像是可以弯曲的紫外线光,像是倒扣的碗一样,将玉池整个封锁。

  这些灵光符文也是玄妙非常,虽然阴气深沉,却丝毫阻挡不了这些光束。

  除此之外,在这个空间的墙下,滚滚阴煞之气涌动,从地下涌来。这些,是这里阴气的根源!

  唰,一道剑光出现,阴魃之中的老者手里居然多了一把宝器长剑,悄无声息朝陈禹刺来。

  陈禹没有动作,噬天冥血印却是再度飞出,飞舞如长索,将老者缠绕,老者顿时发出凄厉的呜咽惨叫,化作阴影狼狈逃窜。

  玉池之中的黑烟面庞闪动了一下,一缕黑烟分了出来,从封锁玉池的符文光线中钻了出来,直射陈禹眉心。

  这黑烟极是诡异,才一靠近,便让陈禹神魂感到惊悸,本能地感觉到危险。

  陈禹忽然抓着水晶瓶一扬,黑烟笔直钻进了水晶瓶之中。

  “封魂瓶?”黑烟面容扭曲几下,显得有些惊慌:“你手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?”

  “你说这个?”陈禹扬了扬手中的水晶瓶:“看来,你很畏惧这一类针对神魂的法器?”

  “你……”黑烟恼怒,很快又想明白了过来,说道:“你这个封魂瓶等阶太低了,连本座的仆从都封不住,哼哼,等本座夺舍了你的肉身,封魂瓶里的魂力,全都是我的补药!”

  “你夺舍我?”陈禹嗤笑,不屑道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被囚禁在这里,连肉身都没有的一团幽魂而已,也敢打我的主意,简直是不知死活!”

  “你……你敢这么和本座说话?”黑烟凝聚的面容现出暴怒之色,近乎于在咆哮,黑烟鼓荡而起,带着一种强得可怖的威势暴涨几分。

  整个空间都是阴气深沉,令人神魂悸动,不由自主地神为之夺,生出恐惧之感。

  这威势确实很强,哪怕是陈禹,都觉得遍体生寒,心底生出一丝颤栗感。

  别看只是一道黑烟,但实际上,其实力极有可能已凌驾于元婴之上!

  阴气滚滚,凝聚成无数的异象,围绕着陈禹展开攻击。

  只不过,虽然压力骤增,但陈禹却清楚地看到黑烟不敢越雷池一步,根本不敢触碰那些光线。

  三只阴魃也藏在充塞着整个山洞的幽魂与阴气之中,又趁机出手。

  阴气化作阴魂伞,阴兵,锁链,以及诸多难以想象的奇怪模样,攻向陈禹。

  然则,这些攻击固然不弱,但对陈禹来说还不够看。陈禹岿然不动,灵气在身周流转着,所有的攻击破碎如雨。

  攻击随灭随生,但也依旧奈何不了陈禹。

  如果是先前那种针对神魂的攻击,陈禹还忌惮几分。但现在这阴魃王所引动的攻击力量分散,以陈禹的肉身强度,支撑个数日时间不是问题!

  就在这时。那老者形象的阴魃,短短时间内居然又是恢复如初了,手臂虚化延伸,连着宝器长剑,控制长剑刺来。

  另外两只阴魃,居然不知从何处弄来了宝器,一件是刀,一件是一座塔,也是齐齐朝陈禹狠狠杀来。

  只不过,作为阴魃,它们所御动的只能是阴气,以魂力控制宝器虽然灵火,但属性不契合,终归不能发挥出宝器的威能。

  一件宝器的十成威力,它们最多发挥出两成而已!

  在滚滚威压下,陈禹连续轰出三拳,三件宝器被轰飞。

  噬天冥血印和丙灵真火又飞出,给三只阴魃带去伤害,使它们尖叫,身躯迅速缩小。

  几缕黑烟从覆盖玉池的缝隙中钻出,三只阴魃才一破碎,很快又恢复了过来!

  三只阴魃很是难缠,有着黑烟形态的阴魃王的随时支持,怎么也杀不死!

  “哈哈!”黑烟凝聚的面容狂笑,说道:“人类,本座倒要看你,到底能支撑多久?”

  话音未落,一缕黑烟夹在昏暗深沉的阴气中,又袭向陈禹眉心。

  陈禹早有防备,水晶瓶绕着身周旋动着,对着黑烟,将其吞噬。

  阴魃王不以为意,它的魂力很强大,近乎用之不竭,虽然每一次偷袭陈禹都会损耗一些,但对它来说只是九牛一毛。

  一缕缕黑烟又自飞出,有着天然的符文闪动着,一共十余道,从封锁着池子的光束缝隙中钻出来,在阴气中隐匿着,随时要偷袭陈禹!

  “是吗?”陈禹淡淡道:“一只被封住的幽灵而已,也将自己当回事了?”

  说着,陈禹控制着丙灵真火和噬天冥血印分别纠缠两只阴魃,而后身躯一横,一拳轰向那女子面容的阴魃

  一拳镇压诸天万道!

  轰隆隆,拳劲激荡,万龙攒簇。

  滚滚阴气猛然一滞,而后猛然鼓荡破碎,使得整个开阔的山洞内部都震荡了一下!

  阴气被拳劲撕裂,灵气化龙,在阴气之中蹿涌着。阴魃王的所有攻击全都凝滞破碎,被这一拳镇压!

  那女子模样的阴魃首当其冲,在这一拳下,被崩得粉碎!

  水晶瓶上魔法符号亮起,巨大的拉扯之力出现,将女阴魃的碎片鲸吞,全都吸入了水晶瓶之中!

  龙镇道这一式仙武,镇压诸天万道,区区一只阴魃而已,哪怕近乎不死的魂体,也被陈禹一拳镇压。

  哪怕是玉池中的黑烟,也来的不及支持那阴魃,眼睁睁看着那阴魃被陈禹镇杀,吞噬。

  “啊……”黑烟扭曲,面容变成了愤怒的老者模样,惊恐道:“怎么可能,这是什么神通?”

  “夏虫何足语冰?”陈禹淡淡道:“区区阴魃而已,在我面前,也想掀起风浪?”

  说话间,陈禹捏了法印,灵气流转,磅礴法力倾泻,凝聚成一道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符文,朝那年轻男子模样的阴魃落下。

  镇魔印!

  那阴魃正被丙灵真火纠缠,被陈禹这符印落下后,不由自主地收缩。它竭力挣扎着,但镇魔符带着专镇邪灵幽魂的力量,使其根本无法逃脱!

  它这一收缩,顿时须得面对更多的丙灵真火的威能,在真火的焚炼下,这只阴魃迅速开始灰飞烟灭,它挣扎扭曲,发出凄厉惨嘶,却依旧逃不出这镇魔符的镇压。

  池中的黑烟扭曲着,面容惊怒。一缕缕黑烟如蛇,悄然落到陈禹身上,要入侵陈禹的身体以及识海。

  陈禹身躯微震,双手一扬,结了个神龙印,身体内一声声浩荡古老的龙吟!

  在龙吟声中,他气血滚滚涌动,将一缕缕黑烟给冲散。

  即便如此,还是有几缕黑烟闪着幽森的符文,钻入他的身体,直侵识海!

  这阴魃王的实力确实很强,不是那么容易应付。

  “哼,先乖乖变成本座的傀儡!”阴魃王在冷笑,阴魃被陈禹当面炼杀,对它来说无足轻重。如果它的力量能侵入陈禹识海,将陈禹变成傀儡,那他就有脱困的可能性,这是他无数年来一直无比渴望的!

  “就凭这个?”神龙印加持下,陈禹印法再变,结一个九字真言中的临字印!

  话音才落,一缕缕破碎的黑气从他口鼻耳间逸散出来,其中所蕴符文以及精神力全都荡然无存。

  “你……”阴魃王惊惧道:“明明只是金丹修为,怎么可能这么强?”

  “是你太弱而已!”陈禹面无表情开口,又一记镇魔符镇向三大阴魃之中最后一只。

  至于那年轻修士形象的阴魃,此时已被丙灵真火彻底焚炼得灰飞烟灭,只剩下一枚暗黑色的珠子坠地。

  “陈鼎龙,你没事吧?”就在陈禹镇魔符飞去,镇压下三大阴魃中的最后一只时,林芷若的声音从外边传来。

  陈禹闻言不由皱眉。

  而池中的阴魃王幻化的人类面容上,却是露出喜色,一缕缕黑烟又飞去。

  这次不是攻向陈禹,而是攻向进来的林芷若。

  “小心!”陈禹连忙提醒!

  但为时已晚,林芷若发出一声闷哼后,身躯僵住了。

  陈禹顾不上干掉最后那只阴魃,大步冲向林芷若。

  只见进来的林芷若身周黑烟缠绕,印堂发黑,脸色在扭曲挣扎,不断变化着表情!

  “滚出去!”陈禹厉喝一声,一记镇魔印朝林芷若落去。

  但是,为时已晚,镇魔印就要落在林芷若身上时,林芷若表情变得极其诡异,柔若无骨的身躯一扭,居然避开了大半的镇魔印,她发出桀桀怪笑声。

  镇魔印只有一半落在林芷若身上,林芷若半边身上的黑气凝固,被生生镇压。

  虽只是半边镇魔印,效果也比较明显,林芷若到底是金丹修士,神魂占据上风,印堂上的黑气褪去大半。

  但可惜的是,她没有第一时间稳住心神,而是面色仓皇,喊道:“陈鼎龙,它侵入了我的神魂,帮帮我!”

  话才说完,黑气再度暴涨,她表情又重新扭曲怪异,忽然持着长索朝陈禹抽来。

  “桀桀,陈鼎龙是吗?你如果不想这女人死,你就给本座安分点!”池中,被封锁的阴魃王发出得意的笑声,威胁陈禹说道。

  

章节目录

透视龙魂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世代杀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世代杀猪并收藏透视龙魂在都市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