辽阔的山脉上,灵光涌动,一道道凛冽的气息飞起,朝着陈禹和小蛮这边靠近,带来巨大的压迫力。

  神念滔滔,锁定了陈禹和小蛮二人。

  “哇,少主,好像不少厉害家伙啊!”小蛮惊叹着,不无担忧地问道:“我们打得过吗?”

  “你觉得呢?”陈禹看一眼小蛮,倒理解她的担忧。

  小蛮修为境界虽高,却不擅战斗,之前和岳诚以及金离之间的战斗,让她受到不小的打击。

  不过,对现在的陈禹来说,这样的场面也不值得多么担心……当然,压力肯定是有一些的,毕竟五行宗底蕴冠绝五大宗,唯有虚冥宗或可一比。

  但若是一点压力都没有的话,陈禹也会觉得无趣。

  他之所以不留在王母宫继续修炼,除了担心徒弟以及跟着进入昆仑墟的朋友之外,也是觉得如果自己突破化神期再出山回归,未免太没意思了一点!

  战斗和压力,也是陈禹用以磨砺自己的一种方式。单纯靠修为境界去碾压对手,在陈禹看来未免无趣。

  一道道灵光闪动着,散开在陈禹前方的虚空,显出一尊尊巨擘的模样。

  人数多达十余之数,一个个气度俨然,气息深不可测。

  不得不说,五行宗的底蕴确实强大以及可怕,元婴期强者的数量多达如此之众,冠绝五大宗。

  “陈鼎龙,你竟敢来五行宗找死?”一团烈焰在虚空中凝住,伸展流转不定,烈焰上,一个老者身着赤袍,盯着陈禹的双目中尽是仇恨与杀机,却不是火云老祖又是何人?

  除了火云老祖之外,其他几尊实力深沉强大的元婴巨擘的眼里,也浮现出怨恨之色。

  当年,莲云山会上,五行宗修士在陈禹手中死伤惨重。再后来,五行五绝几乎尽殁于陈禹之手,使得五行宗元婴以下有突破元婴的修士,近乎断层,这样的仇怨,五行宗这些高层一直感到心痛!

  尤其是门下天资卓绝弟子陨落于陈禹之手的那几人,此刻神色自是不善之极。

  陈禹看向火云老祖,面色淡然。

  他想要在昆仑墟创龙门,将整个昆仑墟都整合,并不是容易的事,必须有碾压的实力……甚至说,这次来五行宗,也不过是开始而已。

  陈禹没有回答火云老祖,后者暴怒,却也不敢直接出手。作为元婴巨擘,他当然看得出陈禹现在实力非凡,不输给自己。

  短短十年时间达到如此地步,显而易见的,陈禹在云城激发昆仑令离开时的话,是真的。

  陈禹早就通过幻神海的试炼,成了幻神海之主。那么,单是这一点,也使得火云老祖无比地忌惮。

  这时,一个身着天蓝色道袍,面容清癯苍古的老者迈出一步,朝陈禹拱手,道:“贫道五行宗宗主广元子,见过陈道友,敢问道友,先前鄙宗前去查看情况的岳诚金离两位师弟,现下如何了?”

  “还活着!”陈禹打量着广元子,只觉后者气息深沉,法力如渊,隐有深不可测之感。

  这广元子,怕不得是元婴圆满之境,修为不会输给太微宗道一多少!

  “多谢道友手下留情!”广元子稍稍松了一口气,言道:“那么,不知道友所为何来?”

  “来救一个人,也来了结一番恩怨!”陈禹负手说道:“诸派联盟的韩真人,据说被锁于五行宗,我要带走。另外就是,了解恩怨了!”

  说着,陈禹目光掠过火云老祖身上。

  火云老祖被陈禹淡然的目光扫过,不由自主地心底一悸!

  修行到他这般境界,对危机以及生死祸福,冥冥之中自有一番感应,陈禹这轻描淡写的一眼,却是让他隐有些心惊肉跳,有劫数降临之感。

  当然,这种感觉,也只是一瞬间,算是一种警示,一闪即逝。

  而且,这种警示显然也不能完全当真且深信不疑。修士修行,如同逆水行舟,越是境界高深,对这种警示便越发不能笃信……就如同命运的预言,就算明知危险,对修士而言很多事也依旧是必须去做的!如果沉溺于这种警示之中,一味躲避,也许反而死得更快。

  但事实还是让火云老祖觉得难以置信,乃至于嫉恨无比。陈禹用短短十年时间,从金丹到元婴,这个跨度实在羡煞太多修士。

  听到沉郁的饿话,广元子沉默了一下,才说道:“韩无终确在我五行宗,陈道友要带走,那自是不成问题。但道友所说的了却恩怨,却不知是何等了却之法?”

  韩真人对五行宗来说,并不重要,虽然当初擒下韩真人的时候,五行宗也费了一番手脚,付出了一些代价。

  “宗主?”有人露出一丝不满,说道:“陈鼎龙乃是我五行宗死敌,岂能由他轻松将人带走?”

  广元子却是摆摆手,道:“陈道友既已成就幻神海之主归来,这个面子不能不给,诸位师兄弟毋须多言!”

  陈禹倒没想到广元子这么爽快,稍稍有些意外,但也不太在意,他说道:“了却恩怨嘛,其他恩怨也就罢了,有一人我却须杀之!”

  广元子眼角余光掠过了火云老祖,面皮抽搐一下,道:“陈道友未免太不将我五行宗放在眼里了!”

  “小畜生,你要杀的是本座罢?”火云老祖暴跳如雷,怒喝道:“本座就来看看你有什么本事,敢大言不惭!”

  说着,他一个跨步,身周灵活腾起,熊熊烈焰焚炼着虚空,使得这五行宗山外的温度暴涨。

  广元子目光闪动,喝道:“火云师弟稍安,且把话说明白再说其他!”

  火云老祖哼一声,却也没有直接扑向陈禹。

  “陈道友,敢问你要杀的是何人?”广元子问道。

  “不是已自己站出来了吗?”陈禹笑了笑,负手傲立,说道:“那就成全他了罢!"

  “狂徒!”火云老祖脸色铁青。

  广元子身躯一闪,横在了火云老祖身前,道:“陈道友可知,此地乃是我五行宗山门之外?”

  “怎么?”陈禹诧异。

  “陈道友又可知,此刻我五行宗元婴巨擘尽出,连贫道在内,一共十三人?”广元子又问道。

  “那又如何?”陈禹回道。

  “那么,陈道友又是否知道,我五行宗随时可以启动护山大在,动用镇山神器。而在我五行宗中,还有广法神君坐镇?”广元子又说道。

  陈禹听到这一局,倒是不免露出了几分讶色。

  他对五大宗的了解并不深,也没想到五行宗还有神君坐镇。所谓神君,显是化神境的强者无疑!

  “这些陈道友都不知道,那么,敢问陈道友哪来的底气杀上我五行宗,要杀我宗元婴巨擘?”广元子这一次吐气开声,舌绽如雷,直指本心。

  他这是动用了音波神通,要动摇陈禹的信心。

  之所以浪费这么多口舌,广元子也是因为看不出陈禹的深浅,不知陈禹在幻神海之中到底得到了什么奇遇,修行了什么样的远古神通,才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试探!

  “凭什么吗?”陈禹却笑了,道:“自然是凭我的拳头,我的剑,我的神通!”

  言罢,陈禹一个跨步,身体内神光腾起,建木虚影直冲云霄,“既然贵宗有着化神境的神君,那么你们的存在,并无太大意义了!”

  浩瀚威压笼罩了这一方天地。

  火云老祖在内的所有五行宗的元婴修士,受陈禹的气息威压的引动,一身法力以及修为不由自主运转起来,以作抗衡。

  

章节目录

透视龙魂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世代杀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世代杀猪并收藏透视龙魂在都市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