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中的时候,秦硕只知道刘杰明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官二代。

  仗着他爸刘广博是南坡区委宣传部的部长这个职位,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。然而,学校有不少老师还是要巴结他。

  尽管是一个宣传部,可是跟老师的职业相比起来,就真的是官大一级压死人。

  今日秦硕才知道,那会还真是太天真了。

  在这里遇到秦硕,这个对于刘杰明来说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。不过,他知道有一帮西医交流会的医生来这里吃饭。

  刚才看到包厢里的人出来,为首的是省总医院泌尿外科的彭泽山;跟在他身后的是妇科的吴春秀。除了这些外,还有好几个人,他们都是西医系统的医生。

  彭泽山走到秦硕面前,从头到脚打量他一眼。看他的年纪,要么是在校的学生,要么是刚从学校出来,刚进入医院系统的医生。

  只是,他居然敢口出诳言,说中医才是第一国医。

  “年轻人,做人要实事求是。就算你学的是中医,也要认清事实。”彭泽山作为泌尿科系的主任,在这种情况下,心里听到秦硕那话是不悦,不会当场发飙。

  秦硕淡声道:“中医是第一国医,这难道有问题吗?”

  “简直是不识好歹。”彭泽山崩着脸,“身为学医者,中医的情况,你自己心知肚明。这种话说出来,只怕会误导别人。”

  “我只是实事求是……”

  “我不管你们中医厉害还是西医厉害,你小子刚才打了我的人,我倒要看看,你到底有多少斤两。”雷刚粗暴的打断秦硕的话。

  秦硕差点都忘了还有一个雷刚在。

  不然,他还真的想要让眼前这帮西医术系统的人见识一下,中医的真正奥义。

  “雷子,你一个粗鲁的人,又不懂医术,来凑什么热闹。”

  雷刚怔了下。

  整个丰收市,敢叫他雷子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三个。

  然而,刚才那个声音很熟悉。

  雷刚回过头,见到陈军站在后面,手里拿着一个杯子,里面装着红色的液体。杯子在他手里轻摇着,红色的液体不断在杯子旋转,却没溅射出来。

  看着陈军好一会,雷刚才挤出一个笑容:“军少,你怎么在这里?来了,也不说一声,实在是太不厚道了。”

  陈军慢悠悠道:“我跟我兄弟来这里吃过饭,加上雷子你平时忙,没必要麻烦你跑来跑去。”

  顿了倾刻,陈军接着道,“雷子,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想对我兄弟下手,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听错了,还真的是那么回事。”

  雷刚看了一眼秦硕再转回过头问道:“军少,这位是你的兄弟?”

  “自然是。”陈军浅啜一口红酒,“这家伙说出来上个厕所,我以为他掉尿兜,过来看一眼。雷子,刚才是你想说打他?”

  雷刚脸色顿时巨变,忙道:“军少听错了。”

  返身,雷刚一巴掌甩在谭永驹脸上。

  谭永驹因为雷刚过来,底气足,想要狠狠的将刚才遭到秦硕羞辱的事情加倍还回去。可是雷刚这一巴掌,着实把他打得有点蒙。

  “雷哥,你怎么打我呀,应该打那小子才对……”

  “啪!”

  雷刚又是一巴掌甩过去,暴喝道:“还不快点跟那位小哥道歉!你喝醉酒撞倒人,还有理呀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可是你妈-逼的!”

  雷刚这是打上瘾了,又是一巴掌。

  雷刚牛高马大,谭永驹只到他胸口子。人本来就不是很壮,在遭到雷刚这三巴掌后,脸上顿时就红肿起来。

  被打蒙的谭永驹,已经不敢再说话了,生怕雷刚又来一巴掌,还稍微站远一点。

  “把这家伙给我拖走,免得丢人献眼。”

  不容分说,雷刚的手下将谭永驹给强行拉走。而谭永驹在惊恐之中都没想明白,就在几分钟前雷刚是来帮他出头,转眼间就拿他来出气。

  雷刚走到陈军的面前,搂着肩膀道:“军少,你说得对,我这种山野粗人,对医术一窍不通,就不掺合这事了。难得军少过来一趟,我作东,让老板拿最好的酒来。”

  陈军看了一眼秦硕道:“你是喝酒,还是先解决完事情再进来?”

  “等下再进去。”

  “那行,要是有什么事就叫一声。有雷子在,一切好说话。”

  秦硕暗舒一口气,将银针收回去。

  虽然让赵子龙还有林冲特训过,只是雷刚带了不少人,他们一拥而上,十几个人,还是不好对付。倒是经过刚才那一幕,秦硕对于陈军这家伙再次改观看法。

  就连雷刚这种黑白通吃的人,在他的面前还要礼让三分,真不知道陈军这几年到底挥霍多少钱,才树立了一个让人害怕的二世祖形象。

  幸好,当初没有将陈老爷子给治死,不然现在他已经是死人一个了。

  陈军等人离开后,秦硕看着彭泽山道:“我始终坚持我的立场,中医才是第一国医。”

  “笑话。”

  “这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,居然在彭主任面前说这种大言不惭的话。”

  “不知道是哪一个医院的,就这种态度,怕以后连医生都不能当。”

  周围各种冷嘲热讽的话,秦硕全当没听见。

  “各位应该是西医系统的佼佼者,那么我想问一下,前阵子网上不是有一个视屏,有人利用针炙之术,将一个四肢断了一年多的小女孩治疗好。试问,怎么不见你们西医出手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那个视屏,他们都有看过。而且事后,还有人到骨科医院证实过,当时进行复骨的视屏,并不是假的。

  “彭主任,那个视屏是假的。”

  说话提刘杰明,大家听到这话,纷纷转过头看着他。

  刘杰明一直不说话,故意等现在才开口,目的就是想引起大家的注意。

  “你是……”

  “彭主任好,我是医大学的学生,学的是西医。我爸是南坡区委宣传部的部长刘广博。”

  “哦,原来是刘部长的公子,后生可畏呀。”

  秦硕一脸无语。

  这个刘杰明难道只会说这一句话,简直跟三国里的刘备一样,逢人便说是中山靖王之后,然后巴拉巴拉一大堆都是扯关系。

  刘杰明看着秦硕,嘴角带着得意之色:“彭主任,这个视屏经过医大学西医系的学生逐格分析,明摆着是一个摆拍视屏,作不得真。”

  秦硕看着刘杰明问道:“你确定是假的?”

  “那当然。”

  秦硕嘴角笑了笑,手中的银针往刘杰明的屁股处弹出去。

  “哎哟。”

  刘杰明尖叫一声,突然间身上往前扑过去。彭泽山应他的面前,这一扑,直接就把彭泽山给撞到后面的墙角。

  “卡嚓。”

 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。

  彭泽山手臂给撞脱臼了####

  

章节目录

首席国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格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虎并收藏首席国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