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啪。”

  一声轻微的声音过后,原本一片黑暗的仓库,突然间就亮起来。

  秦硕站在仓库的中间,看着门口的方向。

  “白医师,既然来了,可不要急着走。我已经让人备好了茶水等着要和你喝两杯,就是不知道你是喜欢喝茶,还是喝咖啡。”

  顿一下,秦硕接着道,“我个人对茶还是咖啡都不是很喜欢。有句话说,年轻的时候喜欢咖啡,中年过后喜欢喝茶。中年还不到,不知道会不会喜欢喝茶,但现在我不喜欢喝咖啡。”

  温利仁左右看了一眼问道:“秦医生,你刚才说白根进来了,他在哪里呢?”

  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”

  温利仁没有看到。

  秦硕轻笑道:“到了这个时候还可以演得这么好,好莱坞得请你去拍戏才对。我觉得,凭你的演技,要是拿不到小金人的话,那评委眼睛肯定是瞎的。”

  刚才还一脸茫然的温利仁,这个时候却没有说话。

  抬起头,直视着秦硕,突然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  “是不是觉得很惊讶?”秦硕问道。

  “温利仁”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,“还真有点意外,我觉得各方面表现得很好。而且不急不躁,你是从什么地方看出破绽的?”

  秦硕走到柱子边拿出两张椅子,随手往“温利仁”的方向扔一把过去。

  “这种时候,我们是不是应该坐下来聊一聊呢?”秦硕打开椅子坐下,“虽然时间已经过了,其实这一次娱乐性的较量,本应该是我赢。至于为什么之前不出手,只是因为还没有安排好,同时我还有事情要做,怕出意外。”

  “温利仁”道:“我知道你的事情,就是那个漂亮的姐姐病发的事。真可惜,我原本就是为了想要拖延一下,没想到你倒是自动放弃。”

  温利仁就是白根?

  是的,没错,温利仁就是白根,起码秦硕可以确认了。

  “如果我不自动放弃,怎么会引你入局。毕竟,从一开始你就在提防着,我总要慢慢设个局才行。”

  白根脸上没有一丝惊慌,只是他的表情倒是变得阴险了。当他是“温利仁”的时候,不单表情演得很好,就连那双眼睛,他都可以让人看不透。

  “那么现在回归到第一个问题,我到底哪里露出破绽了,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?”

  秦硕答道:“如果说在酒店那时候,你处于昏迷之中把你救醒过来就开始怀疑,你信不信?”

  “不信。”

  白根摇着头,“我当时演得很好,而且我不是假昏,而是真的中了毒才昏迷过去。难道我故意让自己中毒,因为毒发差点死去,反而让你让你产生怀疑,我可不相信你真的有未卜先知的能力。”

  秦硕摊摊手:“我肯定没有那个能力。我要是有那个能力,何必煞费苦心把你引来这里。”

  “那我倒想听一听。”

  “其实很简单。”秦硕看着白根,“我把你救醒时并没有怀疑,反而是因为你之后的热情表现让我产生警惕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只是说了一个字后,白根没有再说,而是等着秦硕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我相信有一些人心理素质很过关,遇到巨大的危险,能够临危不惧。我不否认,你有这个心里素质。但换一个角度去想,你当时只是一名酒店的服务员,在遇到这种事后,不单不害怕,却变得异常镇定,这是一种反常的心理表现……”

  白根插话问道:“单凭这一点就怀疑我?显然不太可能。”

  “确实没因为这个产生怀疑,但我毕竟是学医的,对药材这类东西极其敏感。”秦硕笑了笑,“不管你如何掩盖身上的气味,我还是在你身上闻到几种药材的问题。人参、黄芪、白术、款冬花、金沸草之类的药材。”

  “虽然这几种药材的味道很淡,而且也是极其普通的药材。像人参之类,就算人不生病,偶尔想补下身材也会买。但身上的味道存得这么久,可不是喝几天参汤就可以留下。”

  白根坐下椅子,翘着腿。

  虽然门就在距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,但他没有选择立刻拉开门就冲出去。

  因为他知道,今天不管他利用什么办法都一定逃不掉。

  仓库里面,现在看着就只有秦硕一个人,他却清楚这里面早就有埋伏。恐怕,现在有十几把枪举着在对着他,只要他有一点想要逃跑的动作,必定会开枪。

  除了在里面有埋伏,外面肯定有一大堆在等着他出来。因为他有注意到,这个仓库一共有八个门,可是就他目前相邻的几个门全部都从里面反锁着。

  因为是设下的局,自然会断绝他所有的逃跑路线。

  “除了身上的药材味道引起你的怀疑,还有别的破绽呢?”

  “驾校。”

  “哦——”这一次,白根拉了一个长长的尾音,“难道是因为我出现在那里?我觉得这没什么特别,你去考驾照,我也去考驾照,这是多正常的事情。”

  “是很正常。”秦硕道,“可是就因为太正常,反而让人感到不正常。当时我还没有确认你是不是白根,按照年纪的话,你跟白根相仿。普天之下,十八九岁的青年一大堆,总不能每一个都怀疑。”

  白根眯着眼睛微笑着:“这个当然,十八九岁的青年,放眼皆是。但像我这种长得这么帅的,恐怕不会有很多。”

  “那当然,毕竟你整地容。”

  “你看出来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我整过容?”

  “我看过你在三年前的照片,当时你只有十五岁。年纪是还少,但一个人的轮廓已经产生,短短三年之前,可以不可能改头换貌。除了一点,你去整过容。”

  在这个问题,白根没说什么,只是笑一笑。

  停了一会,秦硕接着道,“我当时只是怀疑,真正开始把你往白根的方向去想,就是你的故意套近。你编了一个与我相似的家庭悲惨经历引发我的触动。说实话,有那么一瞬间,我真的把你排除了嫌疑。后来细想一下,我觉得幸福的人都是一样,而不幸的人都有各自的不幸。”

  “你的经历与我那么相似,唯一不同的是我继续读言,而你出了社会。本来这个结局不会让人怀疑,但恰恰相比。事后我想一想,因为太过于相似,反而值得让人怀疑。”

  白根沉默片刻才缓声道:“看样子,我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。不过,你是在什么时候真正确认我的身份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首席国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格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虎并收藏首席国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