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面发生什么事情,没有人知道。

  今天来的人,都是冲着“石王”而来,只是秦硕与古刚的事情,算是一个小小的插曲。

  古刚逃走后,之前与他竞拍开价的中年人走到秦硕的面前,说道:“幸好那家伙开的价比较高,不然就是我变成一个二百五了。”

  停顿一下,中年人问道: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块毛料会赌垮,然后故意骗那家伙上当?”

  “怎么可能。”秦硕否认,“我第一次赌石,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卖。要不是你们把价格开得这么高,我肯定自己亲自来解。不过嘛,那家伙有点讨人厌,假如我真的知道会赌垮,也会想法坑他一把。不过,有时候刻意为之,未必有无心插柳的效果好。”

  250万,不管是谁亏掉,都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
  中年人看了一眼秦硕手里另外一块杨梅子砂皮问道:“你等下还准备解这块石头?”

  “解呀。”秦硕扬了扬手中的毛料,“刚才那一块,我没有经验,看不出它到底会不会出绿。但这一块,我有信心,可能真的是老坑玻璃种。”

  微顿一下,秦硕问道:“你要不要买,如果你想买的话,我十万块卖你好了。”

  中年人连忙摆手:“不要不要,这个你留着自己解。”

  秦硕耸耸肩:“那我自己解好了。反正,刚赞了两百多万,这下真的算是有钱人。等下我去买一块一千块的毛料,让自己奢侈一把。”

  中年人嘴角抽了抽。

  一千多块的废料就算是奢侈一把,那他这种拿几百万出来买毛料的,岂不是叫败家了。

  当然,有了古刚的教训,中年人自然不敢再买。

  除非秦硕解石的时候,一切下去,这一次不是出雾,而是直接出绿,那么他就可以考虑。

  秦硕把毛料递给解石师父说道:“就按照我用粉笔画的几处按顺序切。”

  反正对这行不赌,见到那些蟒带,就随便画上一笔。

  切割师父接过来,看了几眼,启动切割机按照粉笔画的地方切下去。

  “出绿了!”

  “不会吧!”

  “是真出绿了!”

  “而且,这又是废料里切出绿来。”

  “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运气呀,刚才一刀出雾,最后赚了两百五十万。要是刚才那一刀,浅一点或者深一点没出雾的话,肯定不会有人买。”

  “难道是赌石神人。”

  “不是说今天第一次接触赌石吗。”

  秦硕也没想过出绿。

  他手头几块赌石,全部都是废料。现在好了,一刀切涨,真的是以废变宝。

  “大家仔细看,上面好像是五种色彩。”

  “不会吧,难道是五福临门。”

  “这真的是祖坟长草了。要真的是五福临门,这可不得了了。”

  秦硕也凑过去看。

  一刀出绿,已经可以看出玉的色、水、种了。

  果然,在切割师父清洗了刀口处后,可以清晰的见到红翡、翠绿、紫罗兰、黄翡,还有一种是白底色的像是玻璃种。

  而且从这个质地看来,还是高种。

  秦硕也觉得今天他真的是撞到大运了。

  十五块废料,第一块就不说了,虽然古刚赌垮,可他是赚了两百五十万。现在这一块五福临门,恐怕价格还会更高。

  “我出一百万。”

  刚才还说着不会出价的中年人,第一个出价。

  他这是悔到肠子都青了。

  要知道秦硕刚才说十万块卖给他,要真的是买下来,今天这一趟就真的赚大发了。

  按照刚切开的毛料体积,等下出的玉,弄成首饰之类,市场价起码可以卖到三千万。这可不是普通的翡翠,而是五福临门,这种市场上或许会用,像这种高种的五福临门,可不常见。

  废料变宝,这在赌石界上来说,平时只是说说而已,今天总算让人大开眼戒了。

  “凌胖子,一百万你就想买下这一块五福临门,未免太抠门了。我出两百万,小哥把它卖给我吧。”

  “三百万。”

  “四百万。”

  “五百万。”

  听着那些价格只是几秒就从一文不值的石头变成几百万,秦硕心里都激动得不断的跳动着。这样的兴奋感,可是比医好一些患有疑难杂症的病人还要兴奋。

  这可是钱,而且只要他同意卖的话,立刻就可以收到钱。

  价格一直喊到了八百万,大家才稍微缓一下。

  虽说这一刀下去出绿,而且还是五福临门,肯定是赌涨了。但是八百万的话,还要看等会全部解好后,这个翡翠到底有多大才行。

  “我出一千万。”

  中年人咬咬牙还是喊价了。

  这个价格可不低了。

  秦硕已经想要卖掉了。

  翡翠是奢侈品,对他来说,没有什么意义。

  让他花一千几百万去买什么翡翠奢侈品,还不如多买几栋房子更有用。

  “这位老板,你要是真想要的话,我可以给……”

  “两千万。”

  “哇!”

  “直接开价两千万,谁出手这么阔绰。”

  声音是从后面传过来,众人纷纷回过头。

  秦硕就算没有回过头,也知道喊价的到底是谁。

  云裳。

  只是,她一下子从一千万飙到两千万,这下就连中年人都不敢再喊价了。

  云裳走到秦硕面前说道:“两千万,这一块玉我要了。”

  秦硕苦笑道:“这个还没有解,说不定等下又赌垮,我拿了你两千万,心里不安呀。”

  云裳嘴角微微一笑,“如果不安的话,那么就白送,我一点都不介意。”

  我介意呀!

  人家都开价一千万,怎么可能会送!

  他又不会嫌钱少。

  哪怕是陈军要,也要给人情价。

  白送,那绝对是不行。

  沉吟一会,秦硕开口道:“要不这样吧,虽然我对翡翠这些东西不太懂,不过我觉得一千万也算是一个很高的价格。这位老板出一千万,你也给一千万就行。”

  说完,秦硕冲着中年人抱歉道,“这个真不好意思,本来同等价格应该卖给你的,但这位是熟人,只能卖给她了。”

  中年人心里是感到惋惜,但人家卖给熟人,收的是人情价,也不好说什么。

  将毛料转给云裳,没多久秦硕收到了五百万的转帐信息。

  “不是一千万吗?”

  云裳笑了笑,头凑到秦硕的耳边低声道:“剩下五百万,等下进房间我再转给你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首席国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格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虎并收藏首席国医最新章节